慈濟 ~ 證嚴上人的知音 上人的知音 ◎ 一輩子的知音你們還記得去年(民國69年)打佛七時,有一位年輕的女子,她是靜觀的女兒 (王惠真),她可說是我這一輩子所遇到的知音。 去年她來打佛七,第四天時,我正講解到五濁惡世、觀身不淨的意義。那天下午休息時,因為打佛七下午休息的時間比較長,所以大家都利用這段時間沐浴。我那時坐在書房,感覺到有人在書房外面走來走去,我抬頭一看,原來是惠真。我以為她在散步,所以就又低頭看書。但她走到窗戶邊時,就探頭看一下,走一走,又在窗戶邊探頭往,我就問:「惠真,妳是不是有話要跟師公說?」。 她回答:「師公,我有話要說,不知道會不會浪費您的時間?」 我說:「不要緊,妳進來!」 她說:「我如果進去,恐怕會坐很久,讓我在窗戶外面說就好,說完我就要走了。師公,我活了三十幾年,直到今天才瞭解真理,才真正知道做人的目的和意義。師公今天說的那些話,我真的有體會。我從小生活在佛教家庭,應該很早就懂得佛法才對;但結婚後,因為先生很好,從此被情綁住。我一直認為我的人生很幸福,既然很幸福的人生,就不必在追求什麼了。」 所以在那段時間,她沒有再與佛法接觸,過著一般人的生活。因為她的婆家是鄉下的大家庭,養了很多牲畜,逢年過節就會宰殺來食用。她嫁作人婦,自然必須依照婆家習慣,所以也宰殺了許多生靈。直到去年(民國68年) ,她開始生病了......... ◎ 求解脫,不逃避 有一天,靜觀從臺東打電話給我,她哭著說:「師父,您救救惠真。」 我問:「惠真怎麼了?」 靜觀說:「惠真的病很嚴重,醫生說這種病很少見,現在(1981.05.24.)的醫學也無法治療。」 我告訴靜觀:「妳跟惠真說,叫她多念觀世音菩薩,說師公在花蓮為她祈禱,要她在精神上做觀想。」 他們也送惠真到國外治療,但是還是沒辦法。 她那天就在窗戶邊跟我講她開刀的情形,然後她說:「師公,我那時一直在想,做人實在好可怕,因為我實在是受盡了折磨。」 儘管夫妻感情好,但受到病痛折磨時,再深厚的感情也無法解除病痛。所以她覺得人生可怕,因此她一直發願,祈求永遠不要再來世間。直到去年來打佛七,她聽我講解《法華經》的經文,她才體會到原來生命的可貴之處在於貢獻人間,才知道原來菩薩的精神是那麼偉大。 所以她跟我說:「師公,我到今天才真正體會到生命的價值,原來菩薩與世間的關係這麼密切。佛與菩薩為了眾生,來來往往,受近一切苦楚,都是為了要救度眾生,這種精神實在好偉大。所以,我知道了生命的可貴之處,就在於為人服務。我今天改變想法了,不想再逃避了,我想跟著師公來做應該做的工作,做我可以做的工作。」 她停頓了一下又說:「不過,太遲了,已經太慢了..........」 我說:「惠真,還不慢,有的人聽了幾十年的佛法,都還沒辦法體會到像妳這有巢氏房屋樣的程度,妳絕對不慢,而且妳所說的話是發自內心而說的,所以絕對不慢。」 「不過,師公,我現在的身體還有辦法嗎?」 「只要你有願力,即使現在沒辦法,但還有未來。」 她說:「我一定要發願,生生世世都要跟隨師公。」但她接著又說:「不知道跟不跟得上?」 我就用開玩笑的口吻跟她說:「惠真啊!你要跟隨師公可不輕鬆喔!我可能會跑到地獄去!」 她也笑著說:「師公,您如果去地獄,也是為救度地獄的眾生,我當然也要跟著去啊!」 反正不論我到哪,她就要跟到哪。 然後我認真地跟她說:「惠真,老實說,做一個佛教徒,絕不能有逃避的心理。妳剛才說很怕再來世間,但佛出現在人間,就是要使一切眾生都得到解脫。要注意,是解脫,不是逃避喔!所以妳絕對不能有逃避的心理。菩薩是要求解脫,而不是逃避,須知解脫和逃避完全不同。」 「解脫的意思是我用這個身體,來代眾生受一切苦,但在精神上不會感覺到痛苦。每個人的過去生都不知道造了多少的業,既然造了業,就一定會受報,我們必須以歡喜心來受報,報受盡後,業才會清淨。所以妳絕對不能因為怕病痛。而求佛讓妳減輕病痛。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」 「身體會痛,痛一陣就過去了,但妳心境保持歡喜,歡喜自己已經消了一分業障。所以妳要病得很痛快、要病得很甘願、痛得很歡喜,若能這樣才可以真正地消業。」 她說:「師公,我知道了。從現在起,我不會逃避,我會甘願歡喜到業盡的時候。」 ◎ 受苦不起煩惱,就是增長慧命 佛七結束,回去後,她跟她的母親說她要將她的一切都布施出來。那時她還可以上下樓,每次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就會打電話來跟我說:「師公,我又不舒服了.......我又在痛了.......」 我會鼓勵她:「妳要堅強!」 她說:「我一定會堅強!不會讓師公失望;不過我如果一痛起來,就不由自主地想要聽師公的聲音。如果很痛的時候,我就盡量出力,讓它更痛,記得師公說過,您的心臟在絞痛的時候,您都會咬緊牙關,讓它放輕鬆,痛了之後就痛快了!」她提起勇氣,不把病痛當成苦。 上個月我到臺中時,她打電話跟我說她在臺中,隔天我就去看她。她實在病得很重,幾乎完全失去人形,我差點認不得了,但她完全沒有愁容。我跟她說:「惠真,你要記得師公的話,要堅強喔!每次聽妳在電話中喊痛,我實在不忍心;不過妳的精神很堅強,讓我感到很欣慰。身體每痛一分,妳的慧命就增長一分;因為雖然身體痛但心境不因痛而起煩惱,這就是在增長慧命。我雖然不忍心你身體痛,但卻很高興妳慧命增長,妳必定要堅強!」 她說:「我會堅強!不過,有時候媽媽來看我的時候,她會一直哭,看到媽媽哭,我會禁不住跟著掉淚,看到我先生時也一樣......」 我跟她說:「惠真,妳要記住,不要因為生病就變成弱者,越病要越堅強。別人看到妳,會哭;但我看到妳,不但不會哭,還感到很安慰。我感到安慰的原因是因為這場病而讓妳的慧命增長;唯有慧命成長好房網,才能真正得救。所以我不會哭,也希望妳不要哭。」 她回答我:「我會聽師公的話,絕對不哭了。」 她只要身體不舒服,就會想師公的話,可見她的心很貼我的心。我說她是我的知音,從這一點就可以證明。有一天,靜觀打電話來時一直哭...... 她說:「師父,惠真快要往生了......」 我聽了之後,就坐著用觀想的力量,希望惠真在面臨生死關頭時,雖然痛苦,但不要有逃避的心,讓業報能完全受盡。 業如果沒有受盡,日後帶業再來時,一旦觸(及)到境界,還是容易受境界所轉;因此,不如一次消(受)完,絕對不可以有逃避的心理。若能不逃避,就可以真正地把菩薩的形象,非常美麗地雕塑起來。 ◎ 師公的話,生死不忘 第二天早上,我打電話去關心,靜觀說惠真很希望能見到師公。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,我想生死大事,既然她的心執意如此,我不能不去一趟,因此當天我就啟程趕過去。 我到她的身邊時,她已經無法說話了,嘴部不但腫脹,喉嚨也非常乾。因為一點湯水都不能喝了,只能用棉花沾水擦嘴唇。雖然身體很痛苦,但她仍保持著吉祥臥的姿勢。她來打佛七時,一個佛教徒應有的規矩都跟她說過,她雖然在痛苦中,但仍保持著應有的姿勢,一直準備要往生。 我到的時候,她閉著眼睛。我輕碰她一下,她睜開眼睛看我。我說:「師公來了!」 她好像很高興,她沒辦法說話,我用手摸她,她用力地把我的兩隻手拉住......拉了很久......她用手比著她的心和我的心,意思是:妳的心和我的心連在一起。我說:「師公知道我的心和妳的心連在一起,所以我雖然很忙,但仍趕來看妳。」 她又比說她的心很堅強,不會哭。我很感動......我說:「我上次跟妳說不可以哭,在生死關頭,妳還記得師公的話,我好感激妳!」 然後他拿出一個盒子,拿出金飾,她躺在床上用紙寫著:金子印《地藏經》,還要救濟貧民。又拿出一張十萬元的支票,要贊助建院。之後她又寫:日夜想見師公,之後就要往生。這是她最後寫的字。我收下後,就離開了,因為在臺中還有很多事要處理。 後來靜觀打電話跟我說,惠真即將往生,我就趕去。達宏法師、我,還有靜觀,共三、四個人,就一直在她旁邊為她念佛。 我跟她說:「妳很有福氣,我不曾為人念佛。」念了一陣子,我要回去時,她一直要起來頂禮,達宏法師就跟她說:「師公都知道了!」 她就躺下來,但還是比出問訊的手勢。隔天早上,惠真告訴她的媽媽:「可以念佛了!」念了一段時間後,靜觀問惠真:「妳有沒有在念佛?師公跟妳說的話,妳記得嗎?」惠真點點頭,就安詳往生了。臨終時刻,都沒有病痛。 ◎ 期待師徒心,永世深相印 因為惠真有發菩薩願,所以我相信她一定會乘願再來。 我這輩子講經,從開始說、現在說、未來說,真正體會我的心、體會我的法、真正接受我的法的,目前(1981.05.24.)可能只有這一個人(王惠真),以後大概也只有這一個人而已。所以,這是真正的知音者。 知音者非常難遇,卻室內設計這麼早就往生了,所以我好難受。我失去我的知音,以後還會有知音嗎?真正聽得懂我的法、又可以身體力行、又可以身心相應、又可以時刻不忘,這種人我要去哪找?現在找到了,但已經往生。但我相信,我們的緣會再接起來。 希望大家學佛要學得像她一樣,聽法要聽得像她一樣,要真正體會、真正身體力行,提出堅強的心志。人生無常,唯有佛法是人生的軌道。這一條軌道,佛已經為我們鋪好了,我們為什麼不依照這條軌道走呢?為什麼要走岔路呢?既然學了佛,為什麼不以直心為道場?為什麼要我見、我執那麼重呢?為什麼不老實念佛呢?大家應該利用現在身體健康,又有時間的時候,趕快發心,學佛是要向前進,不可以向後退。須知一失人身,萬劫難再。 七天的佛七,惠真就可以跟我的心印得那麼深,我怎麼可以放開她呢?我要去地獄,她都願意跟,我去這麼難得的知音,我怎麼會不思念呢?我希望像她(王惠真)如此發心的人可以增加,希望你們跟我的心不要離得那麼遠,希望你們不要有我見、我執,如果有我見、我執,我們的心永遠沒有辦法在一起。 有的人來聽我講經就會想:師父那一句話是在說我,我以後不去聽了,因為我被她(師父)洗到臉(沒面子)!其實師父真的是在說你嗎?師父說的是一切世間人的習氣。既然知道自己有需要改正之處,就應該認真來聽,看用什麼藥來療癒這個病。不能一觸到痛處,就不肯接受醫生的診斷,如此就完全錯誤了! 我今天提出惠真這件事,是希望你們好好地自我反省。不要聽了後,心想:今天師父藉惠真的事來說我!於是心裡起了一個疙瘩,千萬不要這樣。良藥苦口,每個弟子我都愛,每個弟子只要有真正的誠,都是我永生的伴侶;但你們如果真要離心,誰都莫可奈何。 佛的責任只是鋪好這個軌道,讓我們照著軌道走;我的責任,只是跟你們說照著這條軌道走下去,沒有錯;但要走不走,就看你們自己了。 今天我是以很難過的心來說這些話,不過還是用很輕鬆的氣氛來表現,希望用輕鬆的氣氛,啟發你們很沉重的心,希望你們能真正體會我的心聲。 (1981.05.24.聯誼會開示) 註:以上內容---節錄於1981年,於花蓮靜思精舍結夏安居時,由證嚴法師所講述的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講記的錄音帶,第20卷與第30卷部分內容。  天母和氣網站 延續閱讀:慈濟 ~ 證嚴上人的遺憾、安慰與希望 延續閱讀:慈濟 ~ 【調伏人生二十難】富貴學道 第二難 【靜思小語】 保持清淨心,遇境不動搖,亦不受是非污染; 如清澄妙蓮花,在惡濁世間依然美麗綻放。 宿霧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清潔

in35inel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